欧文,一个人,一个英语镇

    欧文是个英语“贩子”,不惑之年的他总是显得非常自信,显出好像什么都分分钟能搞定的神情。欧文是一个来阳朔淘金的湖南“牛仔”,他就像一个很会挤车的乘客,一旦挤上去,他就会抢过方向盘,把车开到他自己预先设想的目标。

  欧文在阳朔创立了很多个第一:第一个IDD(国际长途直拔)使用者,第一个FAX(传真)使用者,第一个上网、开网吧的人,第一个PC(电脑)培训者,第一个开办外国语学校的人,第一个招聘外国人当义务外语教师的人,第一个招收外国留学生的人,第一个开办英文书院的人,第一个引进外国公司AWC来阳朔落户的人,第一个获得英国剑桥大学认证的人,第一个获得教育部认证的阳朔外语学校办学者,第一开展世界流行的KAYAK(独木舟)运动的人,第一个与海外联合办学的人。此外,欧文还被人称为阳朔的“国际交流大使”、阳朔民间“宣传部长”等等。作为一个外地人能在阳朔站稳脚跟,经历自有其独特之处。

一句话卖了一百元

  欧文非常推崇中国老一辈教育家陶行之先生的从实践中学习,在实践中提高的教育理论,他对于那些想学英语的人,首先就问,你学这个要来干什么?他的理论是:“急用先学,为用而学”。关于欧文的教学实践活动,有一个经典的故事——
1992年,贵阳一个姓秦的医生,看到阳朔的老外对中医很感兴趣,想在中医方面做点老外的生意,就去跟欧文学英语。欧文问他:“你了解老外的心理吗?”秦医生说:“不了解。”欧文说:“你不解,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学哪几句,就不能与外国人打道,更不用说做生意了。”秦医生说:“那请你告诉我,他们的心理特点是什么?”欧文说:“第一,你指出他们的缺点,他们会很注意听。第二,他们很想知道你的身份。第三,他们什么都想试一试。第四,他们关心价格。第五,你要消除他们的怀疑心理,打消他们的顾虑。我教你五句英语。一句话一百块钱。五句五百,包你生意好做。学不学?”秦医生:“这么贵?太贵了,外语教材一套几本书,去学的话,学费还不到三百块钱。”欧文:“贵?别小看了这五句话,我这是同外国人打了多年交道才总结出来的啊,啊里只值五百块钱?”
  后来秦医生横下心跟欧文学。
  欧文教了他五句话:You look very tired?(你看起来为什么这样累?)I am a Chinese Massage doctor.(我是中国的按摩师。)Would you like to try?(你要不要试一试?)Only one Yuan one minute.(一分钟只要你一块钱。)No satisfy, no pay.(如果不满意,你可以不付钱。)
  秦医生学熟了这五句,现炒现卖拿来用了,果然有效。他对背包老外说:你看上去为什么这样累?老外旅游哪有不累的,就点头。生意就在五句话里做成了。一分钟一块钱,听起来很便宜,做起来就不便宜了,谁不做一小时才过瘾呢?一小时就是60块钱,有的还要加钟。
  秦医生的生意后来居然忙不过来,发了小财,最后到荷兰去开了一家中国推拿按摩诊所。

闯荡江湖

  1984年,欧文从湖南长沙农业学校毕业,学的是水产养殖专业,那时刚满20岁。
当时,他看到一本杂志上的水产文摘,介绍国外养鱼亩产是中国的十倍!就下决心要学好外语,想成为中国水产界既懂外语又懂专业的人士。于是欧文就选择了英语专业自考,考了本科证书。1987年5月,因为自己有了一定的外语基础,欧文开始骚动不安了。
  一天在衡阳火车站,他找一个老外聊天,谁知老外是找人的,正愁着没有懂外语的人问,欧文很轻易地帮外国朋友找到了人,老外给一美元作酬谢,说:“像你这样的英语水平,非常难得。”这话激励了欧文,想着在衡阳渔政站工作,有点委屈了,就想着要闯荡江湖,邀了几个朋友,到深圳去,没有边防证,半路回来了,到了桂林。看到桂林老外多,兴奋啊,想找份工作,到了一家宾馆,被轰出来,一个小伙子悄悄说:“你到阳朔去试试。”等到阳朔发现,老外比桂林还多!
  记得那是1987年的7月1日,他到了阳朔的西街。他去阳朔饭店门口的国旅去找工作,经理孙路用英语和他对话,满意,未考完经理就同意要人了,每月60元工资。欧文工作的热情可以说是火山爆发,恨不得把所学的东西一下子用出来,遇到老外,全部掏给他们。白天他给老外导游,晚上到阳朔的一家广州餐馆帮忙,当时他是向单位请假出来的,在单位45元一个月,在阳朔干了一个月,光小费就得了1500多元,加上工资,他一个月就把在单位两三年的劳动价值体现了!胆子也大了,不在乎什么工作单位了,回去就办了停薪留职。1988年,欧文到了海南,以为刚建省,需要人才多多,机会多多。不料,去了才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才,在海南臭了大街,有十多万人,根本找不到一个拿固定工资的工作,只好流落街头,卖报纸、擦皮鞋度日。
  直到1991年,碰到了阳朔人彭松(阳朔的第一家私人外事旅店就是他开的),邀他到阳朔共同发展。他也不想老是替别人打工。想起来可笑,老是想着“找工作”,为什么不自己搞个工作让别人来找呢?就和彭松到了阳朔。1991年9月1日开起了希尔顿饭店。店的位置太偏了,他就主动出击,你不来,我就让你来。他就把柜台摆到西街阳朔度假饭店对面,见人就发广告单,有人扔掉也不要紧,哪怕只要看上一眼,希尔顿就出名了。一次,他还搞了许多的“举措”,如筷子夹花生比赛,付一块钱就可以参赛,当天晚上来了30多个老外报名,各国的都有,他就命名叫“国际大赛”,获奖者发给奖品,未获得名次的发给纪念品。一个美国人皮特得了冠军,他们发给一件T恤,给一个证书,上面写着“世界冠军”,老外高兴得连呼“Good!”说他这辈子从未得过世界冠军,在阳朔得到了,要回国去好好炫耀。

曲线办学

  欧文发现阳朔外语市场大,预测办一个专门教外国人学中国文化的学校,肯定火爆起来。他去找县教育局批,教育局说不行,没有这个先例。
  欧文想,教育局不批,我找文化局,教育和文化是双胞胎,是姐是妹谁分得清?搞学校不行,就搞一个“文化交流艺术交流中心”,名目不同,实质是一回事的,都是办班办学挣老外的钱。他打了报告给县文化局。县文化局当昌的领导秦臻、刘建国等人就同意了。于是,1992年8月桂林阳朔文化艺术交流中心成立。开短训班。
  在自治区文化厅未备案之前,他们只能偷偷摸摸地“试业”,今天把学员带到公园的树林里,明天带到漓江边,后天带到山脚下。那些老外学员挺乐意,风景每天都是新的;当地人看见了以为欧文是他们的导游;外地的游客见了,以为他们是在搞夏令营活动。这种“地下工作”搞了半年时间,拖到了1993年,自治区文化厅备案通过了,欧文长长舒了一口气,这下好了,可以公开的大张旗鼓的办学了!
  办班办学公开化合法化了,牌子打出来了,报名的人一下子多起来,有时一天来了20多个老外。本来有些老外打算在阳朔玩三五天的,因为报了名要学,就在阳朔呆了几个月,这样一来,地方的经济也随之有所拉动。政府和老百姓都觉得这是个好东西,自觉地支持欧文。
  但是,他最终的目的是要办教育,办正经八百的学校。
  他向县政府有关部门报请申办所外语学校,有关部门没有批。他们不批不再是政策方面的顾虑,一位地方官员对欧文直言不讳:你是个外地人,如果把一大笔学费拿着跑了怎么办?欧文找到杨鼎光先生,他是阳朔镇教育界的元老和权威,优秀教师,当过阳朔镇小学和镇中学的校长。杨鼎光先生一听欧文的想法,立刻表态,学外语要从娃娃抓起,叫欧文到他们那里办,搞儿童教学班,仅仅三个多月时间,就显示了教学成果。学生家长也高兴,孩子懂外语,懂得用外语跟老外说话。欧文向阳朔有关部门头儿承诺,如果让我办所外语学校,我保证不出三年,阳朔的农民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!可是有关领导还是怕他作为外来户卷款而逃。
  学校难产之际,阳朔的又一个有识之士挺身而出,他是阳朔县原人事局局长吴跃年。当他听说欧文的难处,慨然同意用官职和前途为欧文作了风险抵押,他来和欧文合作办学,在学校上路的第二月,吴跃年马上就辞去了校长的职务,让出了校长头衔给欧文。他把欧文和他的学校扶上了马,送了一程。
  如今他开办了的“欧美达英文书院”。这些日子,他在忙着好几件事:组织中国的海外青年志愿者到国外服务、开拓中国民间教育市场、联系国外学生到桂林、阳朔教学和读书。
  欧文说:“当初到阳朔的时候,连买一双解放鞋都踌躇再三,现在,我可以买汽车了。阳朔真是福地。”


时间: 2013-10-21 16:22 来源:未知 作者: 欧文中英文书院 点击:
顶一下
(3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更多